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x is zero

 
 
 

日志

 
 

香烟  

2010-07-06 01:33:28|  分类: 故事蜃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始抽烟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于是只能把我看到的感兴趣的种类一一买来,轻轻地闻,缓缓地吸入,很快便知道是不是喜欢,要不要选定它。

有一些选择是有原因的,基于一定的线索,比如某个人摆在床头的是.8的中南海、久远到模糊的很早以前,偷偷拿过爸的红塔山、而她曾经拿着卡哇伊的520,喜悦地笑着给我看过滤嘴上小小的心形……又再试过便知道都不是我想要的。

一直觉得有一个人如果要用一种颜色来形容的话,必定只能是橙色,基于这个理由,在众多的尝试之后选了一包在货柜里静静以橙色的包装躺着的“橘子”。包装盒上并没有很明显地写着橘子这个字,只是那颜色,那些大大小小细节各异的圆形,让我只能把它叫做橘子。闻过一次,抽过一支之后,我便明白,就是它了。

记得开始时由于叫不出名字,我只能指着它对老板娘说:“就要这个!”有时隔着玻璃的货台,老板娘并不能准确地知道我的食指到底指着哪一个,于是我也只能耐心地描述“左边左边”或者“橙色的橙色那个”……接着是尴尬地笑笑,问:“别的买这个烟的人,都叫它什么呢?”老板娘模模糊糊地吐出一个好像有“坡”有“呃”有“着”的音节,说好像都是这么叫。但我根本听不确切那个音节,更别提记住了,所以这样的尴尬反反复复出现了好几次。

要说我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直呼它为橘子了,走进一个卖烟的商店,十分坦然地就说:“一包橘子”。其实刚开始的时候虽说是喊出了“橘子”这个词,也还是会几乎同样尴尬地加上一句:“我也不知道确切叫什么,但确实是橘子的味道。”老板娘却也平静地说(似乎丝毫不记得之前用暧昧不明的音节搪塞过我这件事):“就是橘子吧。好像都这么叫。挺好闻的。”

是呀,挺好闻的,我喜欢在点燃之前,先把它放在鼻子下面仔细地闻,尤其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拿起一支放在鼻子下面,就放开手恣意地撅起上嘴唇让它不掉下来,就这么一直感觉着它的橘子香渐渐地淡下去,而薄荷的冰凉越来越重,搞得鼻孔痒痒的,而放它的地方冰冰的,当橘子味淡到几乎彻底消失的时候,才伸手拿下来,点燃它放进嘴里,不停地吸入吸入,让鼻腔和下唇和整个口腔直到深处都是薄荷的冰凉。

再之后,它的地位就这么自然地固定下来了,不用考虑别的可能性,哪怕偶尔也会尝试下别的可能性,但试过只会让我更清楚,它就是我要的,就是我的,就是绝无仅有不可替代的,只有它。

我是如此喜欢橘子和薄荷混合在一起的这种感觉,这种让我上瘾的感觉,能与这种感觉相比拟的只有多年前曾经拥有过,后来却再无缘可以得到的那瓶指甲油,那瓶淡粉与淡蓝冷暖两种色调和谐地混合在一起的指甲油。它真实地存在过无可争议,即使再也没有遇到过,即使我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证明那种颜色确实存在,即使我又再用过各种颜色的指甲油,各种代替品,但我心底里深深的清楚,它是多么的无可替代。

粉与蓝在一起,橘子与薄荷在一起,冷与暖在一起,能否同时满足同时清晰可辨,这大概也是我认定一个男人是不是我要的那个的标准吧。

乐事薯片的黄瓜味?嗯,接近,接近了。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