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x is zero

 
 
 

日志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2012-03-17 04:01:26|  分类: 故事蜃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哎,我说,你们相信前世今生吗?若不是前世有情缘呐,今生为何会偏偏遇到他?

2008年某天,张晓蝶去了趟鸟巢,把公司抽奖抽中的一张奥运田径票卖给了黄牛,数完10张红票子,坐上回程的10号线,张晓蝶思考的也是这个问题。

张晓蝶想起了2003年的1月,那时候她还在成都读书,已然是一个大四的学生,却还没过四级,那天是新东方四级强化班的最后一堂课,下了课张晓蝶照旧和梁雄一起下楼。不照旧的是梁雄没有说话,张晓蝶欲言又止。眼看快到一楼了,张晓蝶终于鼓起勇气问:“以后,还会再见吗?”梁雄听完像突然放松了,不知道是不是这个问题正合他的心意,还是他故作轻松,以无比肯定的语气傻呵呵地回答:“2008,去北京看奥运!走,我请你吃烤肠。”张晓蝶满意的笑了。

现在就是2008年,张晓蝶已独自北漂了5年,梁雄一次都没有来过,直到奥运胜利闭幕也没有来。看着满车的游客,张晓蝶无奈的笑了。

 

2

什么人会过个立交桥就迷路啊?答案:张晓蝶这样的人。

2002年刚入秋,张晓蝶报了个四级强化班,每周六晚上7点到9点上两小时课。这天第二次上课,眼看就要到时间了,张晓蝶还是在立交桥下迷糊了,转了半天,10分钟的路,30分钟后才到。

走到教室门口一看,上周坐的最后一排一个空座都没了!事实上整间教室只有老师面前还有一个空座。以张晓蝶的性格,本来非常不情愿坐这么高调的座位,但同桌坐着的那个男生——真好看!浓眉大眼,留着胡茬。如果张晓蝶有梦中情人,长得应该就是这样。

张晓蝶轻轻跟老师说声:“对不起我迟到了”,就快走两步过去坐在“梦中情人”的旁边,刚刚赶路走得气喘吁吁正好掩饰了她的脸红心跳,而座唯剩一虚席的教室正好掩饰了她微微尴尬的企图心。

这会老师没在讲课,同学们全都埋头奋笔疾书,张晓蝶不知所措,悄悄凑到同桌的耳边问:“这是在干嘛呢?”同桌头也不抬,看都没看她一眼,冷冰冰的答了句:“默写。”唔,有点冷漠,但是,卡库一!

课间休息,“梦中情人”像换了张脸,一点都不冷漠了,微笑着问张晓蝶:“你叫什么名字?”那笑容真是暖阳。张晓蝶在笔记本上写下来推给他看,他在旁边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梁雄”。张晓蝶觉得这名字可真难听,他却一脸得意的接着说:“现在好多高中生就来报四级班,你也是吧?”张晓蝶愣了下问:“高中就报四级?我不是啊,我...大四了。你呢?大几?”梁雄不信的看了眼张晓蝶:“不是吧~大四了还没过四级啊!你不像啊!我刚高二。”张晓蝶泪流满心,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梦中情人之梦碎了,强忍着答:“不是吧~你也不像啊!”高中正太为什么会长一副沧桑大叔相嘛!

WC归来不明真相的老师看面前两同学正聊得欢,也来插嘴:“班上好像不少高中生呢,你是高几?”老师看着张晓蝶,张晓蝶脸红了:“我?我大四。”老师有点尴尬的转问梁雄:“你呢?你大几?”梁雄:“我...高二......”两人齐笑,老师无语,继续上课。

 

3

20088月,10号线上的张晓蝶陷进了回忆里。

那一个学期每周2小时的同学生活到底意味着什么呢?如果自己不是路盲,如果当时早早到了教室照旧坐在最后一排,如果早就过了四级不必去报什么强化班......如果里的各种条件只要有一条没有满足,就不会在那时那里邂逅梁雄,就不会在记忆里刻下这一段含混不明的暧昧情愫,甚至,自己也许都不会来北京。

 

“你大学准备考哪啊?”张晓蝶问。

“清华,清华!或者北大!”梁雄答。

“够有追求的啊!”张晓蝶笑。

“必须考上!考不上就重考!”梁雄坚持。

大概在那个时候,张晓蝶就已经做出了毕业北漂的决定。

 

没有约定过,但每周上课不管谁先到都会坐在第一排的老位子,再拿课本把旁边的座位占上,等着另一个人来。上课时两个人悄悄话、传纸条没完没了,张晓蝶这补习班也没听讲啊,怎么再考四级居然就过了呢!下课后他们总是一起下楼,在楼下小摊吃根儿烤肠,或者去小店买瓶水再向左走向右走各自回家。那间小店里有一只猫,张晓蝶蹲下去摸它的时候,梁雄就在斜后方温柔的说:“当心猫猫咬你哦。”不是情话,却酥到心底。

 

张晓蝶夏天剪的短发在入冬之后长长了些,正是烦人的长度,扎起来只有个兔子尾巴,不扎起来就会被衣领子戳得张牙舞爪。梁雄有时候会像小学生那样揪张晓蝶的兔子尾巴玩。直到有天张晓蝶突然说:“明天去剪头发。”梁雄本来在笑,却凝滞了一下,不自在的嘟哝了句“不要剪吧。”张晓蝶自己也没想到她从此再没剪过短发,一直留到了齐腰。多少次想剪头发,就想起那一句“不要剪吧。”便无论如何下不去手。

 

10月里,张晓蝶说决定考研,但每天都睡不醒,做不到早起看书。之后梁雄便在他起床准备上学时给张晓蝶拨个电话,拨通后就把手机放在桌上去洗漱,张晓蝶则在静静听完设定的梁咏琪“勇气”的铃声后起床。

 

梁雄对张晓蝶是不是有过同样的心情?这大概成了千古之谜。若说没有,却太多默契的心照不宣,若说有,为何在最后一堂课结束,愉快的分手后,他却不再回复张晓蝶短信。“勇气”变成了“我们可不可以不勇敢”。

 

4

一年之后,2004年的1月,张晓蝶考研结束决定留在北京过年。一个人的出租屋空空荡荡冷冷清清。除夕那天张晓蝶犹豫了一会,还是寄了张电子卡片给梁雄,却非常意外的收到了回信,信很短,只说:“觉得挺对不起你的。”只这一句张晓蝶的阴霾心情一扫而空,登上QQ故作轻松地说:“什么啊,对不起什么啊。”梁雄呵呵一笑:“没什么啦。”仿佛空白的一年不存在,两人一直聊到午夜。

那年,北京市禁放烟花爆竹,春晚开始倒计时时,梁雄发送了视频请求,用电脑摄像头直播成都的烟花给张晓蝶看。一场绚烂过后,张晓蝶突然觉得:“足够了,这样,就足够了。”

 

如今,张晓蝶仍然单身北漂,梁雄没有如他当初所愿考上清华或者北大,又复读了一年后去广州读了大学。张晓蝶想过各种结局,没有猜到的是08年,刚大四的梁雄就结了婚,娶了父亲世交的女儿。他们成了平淡如水的君子之交,“你到底喜不喜欢我?有没有想过和我在一起?”这样的问题再也无法问出。

 

卖掉奥运门票那天晚上,张晓蝶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她梦见偷听到一对蝴蝶谈话,一只问另一只:“山伯,如果不是我任性的扮男装去求学,你就不会遇到我,那也许你会顺顺利利的考取功名,娶个漂亮的富家小姐,幸福的过一辈子了。”另一只说:“我只遗憾蝴蝶的一生太短,不够时间好好来爱你。”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