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x is zero

 
 
 

日志

 
 

如果这都不算爱  

2012-03-07 22:19:05|  分类: 故事蜃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apter1端午节

这种只放一天假的节,也就是可过可不过的。只不过王思琪刚刚结束了一段为期2年无比自苦的感情,并自觉从中领悟良多,认为是时候从哪跌倒就从哪爬起来了,这种“准备好了~就要出发”的感觉真好啊,万事俱备只差男猪脚啊。

偏偏天随人愿,端午节假期这天,正惦记男猪脚,男猪脚就出现了。无比自然的相识于一个线下三国杀局,各自回家后继续无比自然的线上沟通,一来二往的试探,先搞清楚了2人都是单身,无限可能性在召唤,王思琪春心漾了。

但王思琪有过一头栽进去的惨痛经验,这次还是比较谨慎,打算经过深入的交谈后再来判断这个叫木子的看上去老老实实的男人是否真的适合深发展。

不聊不知道,聊起来才发现,话逢知己真他妈的停不下来啊!六月他们聊了一个又一个再一个还一个通宵,七月他们吃了一个又一个再一个还一个餐厅,八月他们看了一场又一场再一场还一场电影??明明白白就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终于,王思琪GIN不住了,心想“这木头为啥还不牵我手呢?”

晚上王思琪在QQ问木子,准备什么时候开始新感情,木子坦诚无比的说,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跟前女友的纠葛搞得身心俱疲,加上总记得童年看父母打架的事儿,对婚姻和爱情完全没有信心。

听完王思琪瞬间母性大爆发,决定要不计利益得失,告诉这可怜孩子人间自有真情在,必须感化他,给他幸福生活的信心。多少夫妻不沟通都过了一辈子,何况现在是伯牙子期一相逢,定胜却人间无数吧!

接着,两个大龄男女就无比自然地聊到了单身生活如何解决生理需要这个普世难题,王思琪选择了先不以伦理名分为压力,直接跟木子敦敦伟大的友谊。

就这么两相愉快的敦了一次又一次再一次还一次,过完了秋风飒爽的九月。王思琪对即将到来的国庆长假充满了期待。推掉了所有出游聚会吃喝玩乐的邀约,一心等着木子的电话,也许是时候可以稍微前进一小步了吧。

十月一号、二号、三号过去了,没有木子的电话,王思琪隐隐不安,但想着他是本地人,大概家里有事吧,便宽了宽心继续等待。接着四号、五号也过去了,仍然没有电话,连短信都没有一条,QQ留言都没有一条。在六号的凌晨两点,王思琪终于给他打过去电话,好听得让人心碎的话务音:“您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凌晨三点仍是“您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凌晨四点也是“您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凌晨五点还是“您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王思琪的心彻底碎了。

八号上班,木子终于来了电话,他风轻云淡的说他前女友国庆突然出现,住在他家里,他不方便联系王思琪。

王思琪瞬间懂了,爱情这条路,吃一堑也长不了一智,上一个因为只讲感觉不能互相了解而失败,也不意味着这一个可以因为相谈甚欢而成功。

 

Chapter2国庆节

“分手已经半年多了吧(按最后一次分手的日子算的话?),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过得好不好。”九月三十号,木子在下班回家的地铁上,身后两小情侣吵架,让他又想起了田蕊。

明天开始就是国庆长假了,木子讨厌长假。出门旅行人挤人,待家串门被逼婚。或者可以找王思琪找个近郊的清净地方呆两天,白天钓钓鱼晚上打打炮。

木子到家掏钥匙开门,还没拧,门开了,田蕊一脸卖萌笑,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定定看着他。木子暗骂一声草!这下不用担心无聊了,要热闹至死。

木子板着脸侧身,进门,钥匙往桌上一扔,定了定神,回过头伸出手放出狠话:“我家钥匙还我,我记得我们已经分手了。”

田蕊的笑凝在脸上,那忽闪忽闪的眼睛里泪光就浮起来了,嗲着声语带哽咽:“人家想你嘛,我们和好好不好?我每天每天都想你,我后悔分手了。我不同意分手!”

木子心里一软,但也就软了一下,立刻回过神来:“什么叫你不同意分手?不是你提出的分手吗?说你妈给你安排了个世交的儿子相亲,说百善孝为先,说不能伤你妈的心??你什么意思?那高帅富甩了你你就想起我了是么?”

田蕊哇的一声开始放开了哭,扑过去紧紧抱着木子,眼泪鼻涕抹他一身,哭得木子耳鸣眼花心乱如麻才抽抽搭搭开始说:“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没去相亲,真的,我还跟我妈吵了一架,我忘不了你,我爱你,我爱你,我们和好吧,都是我的错,别生我气啦。我爸妈离婚了都不要我,你也不要我,你别不要我啊。”

木子无奈的拍了拍她,示意她坐下说。田蕊抽了张纸巾把眼泪鼻涕一擦,猛喝了一杯水(大家记着哭过之后一定要补水,不然很毁容。——作者注),就开始叽里呱啦讲这大半年的事——她爸妈为了钱又吵架了,她觉得她妈把她当个商品想卖给那高帅富,她一个人不想回家半夜在街上游荡差点被人骗吸了白粉??

渐渐的这些独白都变成了背景音,木子只觉得田蕊的声音好远好远,他永远也不知道她的话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他也不必听她说话,她甚至根本是在自言自语不需要一句回应。他问自己到底喜欢她什么呢?田蕊是他第四任女友了,前三个都对他非常好,千依百顺那种,尤其第一任,交往了五年,亲人朋友都喜欢,但自己当时年轻不懂珍惜一错过也就回不了头了,她应该早已经嫁为人妇生儿育女了吧,她跟田蕊就像两个极端。田蕊总是为所欲为,说话做事从来不考虑别人感受,想出现就出现,想消失就消失,甚至不会挥一挥手,打个招呼。别说自己看她头疼了,他那帮哥们儿要知道她又回来了也得头疼,他爹妈也得头疼!他现在要敢说不同意和好,田蕊就敢直接去跟他爹妈哭,哭三小时不带换气都行。这么个梨花带雨的小美人,老人家再不喜欢也不敢赶她走啊,也只能数落自己儿子的不是。

木子觉得胸闷,这丫头看着身板柔柔弱弱的,使的招数也无非一哭二闹三上吊,但自己的心还是不自觉的会被她牵动,甚至仿佛被碾压过。看着她仿佛看着年幼时同样彷徨无助的自己,躲在角落里看着父母口角,每天的天都是阴霾。又觉得有点羡慕她,小时候她只要哭闹总可以要到一个棒棒糖,要到父母一个安慰的拥抱,长大了她还是可以哭闹,要到一个可以取暖的怀抱。但是自己,从小被教育“男子汉”是不轻易流泪的,男人应该内敛、沉稳、坚强??哪怕心已痛彻。

无论如何,她一出现总是带来一场狂风暴雨,既歇斯底里,又痛快淋漓,那是生命的感觉,活着的感觉,自由的感觉,她那激烈的感情炽热的表达,怎么会是假的呢?她带来的剧痛里,也带着一丝快乐,只为这一丝快乐,也值得这些痛了吧。

田蕊如愿以偿的回到了木子的生活,两人手牵手逛逛动物园,喂喂流浪猫,打打羽毛球,轻轻松松的长假安稳得让木子总觉得哪里不对。直到五号田蕊又干了件NB事儿木子才觉得这就对了——木子看电视,田蕊玩电脑,玩法是这样的:挨个加木子微博关注的女号,问对方是谁,怎么认识木子的??还没盘问出几个就被木子发现了,两人因此大吵一架,田蕊“离家出走”,木子只得打了一夜的电话到天亮才把她给哄回来。

八号木子上班,路上终于想起该给王思琪打个电话,他觉得有点奇怪,王思琪干嘛听起来那么生气,明明说好了只是朋友嘛。看来真不能跟朋友上床,这事儿容易麻烦。

八号木子下班,家里虽未楼空,但人又去了。这回田蕊还算进步,好歹留了张纸片儿,虽然就写了仨字儿:“对不起。”旁边放着木子的家门钥匙。木子苦笑。

 

Chapter3中秋节

“每逢佳节倍思亲,遍插茱萸少一人。”田蕊觉得落寞,妈妈家是一家人,爸爸家是另一家人,哪家好像都不少她一人。

没有人愿意自己一个人过节,尤其是团圆的节日。她又会去找木子吗?不,她不会去了。去年国庆没告诉他原因就那样离开,还有上上次,再上次??伤过他太多次了,他也不会一直永远这么好欺负吧,连爸爸妈妈都会腻烦的人,不该期待太多。就让他留在回忆里,这样他才会一直在那里等着我回去吧。

是的,田蕊偶尔也会想起木子,在她觉得被全世界抛弃的时候,木子一定会任她哭闹,然后再次接纳她,田蕊贪念这种无条件的温暖,想起木子就会有一种自己绝不会老无所依的放心。但是现在,田蕊还年轻,这种亲情般的感情虽然也奢侈昂贵值得珍惜,但真正的爱情,是无价的。

田蕊会想起木子,但她也会想起别人,那些来来去去的名字,不知道有什么意义,木子比他们的分量重点吧,嗯,好像是稍微重那么点儿。不过中秋节这天比较特别,田蕊是有固定的中秋节伴侣的。

这个习俗可以追溯到田蕊15岁时,那年的中秋放了学喜滋滋准备回家吃月饼的田蕊,到家被问到的不是想吃哪种口味的月饼,而是爸妈决定离婚她想跟谁过。田蕊一生气的,说我谁都不要,你们都走吧,我自己过!接着又是父母的一场大战,互相指责对方伤了孩子的心,然后PK的重点又渐渐变成共同的生意里钱怎么分。

田蕊默默出了门,但她连走远的力气都没有,就静静坐在楼梯上听着屋里的山崩海啸。这时楼上的摇滚青年正好下楼来,看了她一会又听听门里的动静,立刻坐在她身边什么也没说递给她一支烟。没抽过烟的田蕊,被呛了一口,猛咳几声后眼泪便止不住了。摇滚青年想了想说:“走,我带你看月亮去。”拉着田蕊就上了天台。一大一小两孩子躺在地上,看着乌云遮了半拉的满月。田蕊说:“这样躺着真好,眼泪好像都流回肚子里啦!”摇滚青年说:“嗯,没啥好哭的,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了,日子还不是照样过,谁离了谁不能活啊!”(那会好像很流行这句“谁离了谁不能活”?是个失恋的都挂嘴上,恋着的指定说“我不能没有你”。——作者注)田蕊觉得安心了一些,伸出左手小指勾着摇滚青年的右手小指说:“我们打勾吧。”摇滚青年问:“想约定什么?”田蕊说:“这一辈子的中秋,你都要陪我看月亮!”摇滚青年说:“就这点儿事儿还用打勾啊,以后我就是你哥,你是我妹妹,谁敢欺负你你就来找我。”

 那一年的中秋田蕊只记住了这一段,把父母吵架的部分密封起来塞在了一个看不见的角落里。于是中秋这个团圆节,田蕊也不必那么讨厌了。之后的每一年,摇滚青年都遵守了约定,直到田蕊读完高中、大学、毕业??只不过奇怪的是田蕊毕业之后,他们只在一年月亮最圆的这天见一次面,别的时候甚至都想不起来联系。去年的中秋摇滚青年还笑说:“知道的我们是兄妹,不知道还以为牛郎织女改中秋相会了呢!”

田蕊陷在暖暖的回忆里,落寞一扫而光,她满心欢喜地拨通了摇滚青年的电话。摇滚青年在那端欢快的问:“嗨!妹妹是你呐!好久都不联系你哥我了!我还想跟你说个喜事儿呢,我快结婚了哦!改天来看看你嫂子,婚礼你给她当伴娘不?”田蕊有点懵,她好像根本没想过摇滚青年有天是要结婚的,他也会有自己的家。摇滚青年在那边催促:“说话啊田蕊!你那边信号不好吗?能听见吗?”

田蕊回过神来,忙答应到:“好的好的,恭喜恭喜,能听到能听到??那个,哥,哥,今天,是中秋节??”后面的声音小的自己都快听不见了。摇滚青年快乐的说:“谢谢谢谢,妹妹你也要抓紧啦!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这好多事儿,回头给你电话啊,拜拜。”田蕊像十五岁时坐在楼梯上那样在地板上坐下来,抱着自己蜷起的膝盖。哭了半个小时后,田蕊收到一条摇滚青年的短信:“傻妹妹,以后哥不能陪你看月亮了,你嫂子心重。找个疼你的男朋友跟你一起看吧。”

田蕊看完短信,决定这辈子都不过中秋这个破节了!当时到底是谁安慰了谁,现在谁离了谁不能过!田蕊慢慢站起来,洗了把脸,出门往木子家方向去。他有没有搬家,换没换电话号码,是不是已经有人在身边,田蕊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现在她需要他,他必须在!如果,如果他也不在??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