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x is zero

 
 
 

日志

 
 

丧尸终结者~  

2012-05-15 03:47:46|  分类: 故事蜃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有一天,你爱的人变成了丧尸,你会选择灭了他,还是被他咬?

 

2012末年,民不聊生。丧尸过处,寸草不生。

 

关于这一年是世界末日的预言已经流行了很久,人们早在心里想过各种版本——海啸、地震、火山喷发……各种毁灭性的自然灾害集体爆发,又或者是大型的陨石撞击地球,砰的一声这个世界就消失不见。然而所有人最不愿意见到的一种结束方式,大概就是现在这样,人越来越少,丧尸越来越多,甚至你要眼睁睁看着你的朋友、亲人、至爱变成丧尸,而他们看着你的眼神变得空洞无情,他们只剩下一个意念,就是咬活着的人,咬你,把你变成同类。

 

所有的电视屏幕都在滚动播出最新的丧尸快报,哪个城市又大规模出现丧尸,哪个村庄已经完全被封闭,应该避免去哪些地方,又或者哪些地方暂时安全;视频网站和社区讨论的话题也只剩下丧尸——大蒜绝对没用但煮熟后多吃点淋巴腺就可以分泌驱魔的抗生素,遇到丧尸时绝对不能露出恐慌的神色只要你保持淡定的目光直视它它就会掉头走开,把鸡血鸭血猪血狗血混在一起就可以将丧尸融掉……砖家叫兽们各执一词直到他们中也有人变成丧尸……人人惶惶不可终日,如果你彻夜未眠第二天目光涣散,说不定就会被路人暴打一顿。

 

终于有一天,国家安全局又占领了所有的媒体平台,宣布了一个真正振奋人心的好消息,而不是以前那种只能换来无数的烂西红柿拌臭鸡蛋的消息——他们终于找到了对付丧尸的特效武器!看上去不过是普通手枪,但发射的子弹只要有一颗击中,不管击中大腿还是擦破点丧尸皮,都可以在5秒内让一只丧尸灰飞烟灭。所有的武器制造商都被国家征用,正大规模集中生产这种方便管用的武器,以家庭为单位,只要派个家里的代表去小区的街道办事处申领一把,很快这个世界就消停了。

 

况晓陶这天早早就去了街道办排队,非常顺利地领到了一把“丧尸终结者”,嗯,这是国家安全局给这把武器的命名,发言人在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激动得声音都哽咽了,这没什么好丢脸的,听着的人们谁又不是热泪盈眶呢。

 

况晓陶拿着“丧尸终结者”回家,他兴奋地展示给他妈看,教他妈妈如何装填子弹,如何拉开保险,扣动扳机。况妈年事已高,还得了帕金森,当她伸出手颤颤微微地接过来时,“丧尸终结者”掉到了地上,况晓陶弯腰去捡起来,耐心地安慰她:“没事没事,妈你不用怕,这个很好用的。还记得我小时候,你教我自己用勺子吃饭我把勺子掉地上多少次吗?这个可简单多啦!”况妈看着这孝顺儿子欣慰地笑了。

 

况晓陶重新把“丧尸终结者”递给况妈,况妈却没有动,还是保持着之前的笑容,况晓陶直觉哪里不对,谨慎地叫她:“妈,妈你怎么了?是累了吗?”况妈好像刚刚去哪里云游了回来,猛地目光凛了一下,大喊:“晓陶!快开枪打我!”况晓陶慌了:“妈!你说什么呢妈?!妈你别吓我!”况妈猛地起身跑到椅子后面,指甲抓进了椅背里,好像在跟另一个自己较着劲,咬紧了牙关艰难地说:“你去领枪时我出去买菜,想等你回来庆祝,路上被只疯狗咬了下,我以为没事,但这狗……”况妈没说完,突然诡异地嘶叫了一声,她的皮肤迅速变成黑腐色,尖利的牙齿从嘴里伸出,瞳孔渐渐放大,最后吐出两个字:“开..”就朝着况晓陶猛地扑来,况晓陶掀翻桌子抵挡了一下,跑到窗边墙角拿枪对着绊倒在地的况妈却无论如何扣不下扳机。

 

况妈,不,现在已是一只丧尸,很快爬起来又向况晓陶扑来,作势要咬,况晓陶在屋里左躲右闪,丢出一切手边抓到的东西抵挡,他知道这已经不是他那个垂垂老矣的母亲,他脑中闪过国家安全局发言人的演讲:“当你们看见丧尸,请不要犹豫,立即开枪,任何迟疑都可能带来极为严重的后果,我们都知道是什么样的后果,没有人会愿意见到这种后果发生。要知道一旦变成丧尸,就再无法逆转。你们拿着的是正义的武器,这是一场保卫地球,保卫家的战斗,每个人都应该是战士!”况晓陶当然知道应该开枪,否则自己很快也会变成丧尸,但是,但是1分钟前,面前的这个丧尸还是他的妈妈呀!那个在父亲死后含辛茹苦独自养大他的妈妈,那个他决心要给她安乐晚年的妈妈

 

距离国家安全局派发“丧尸终结者”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乐观地以为世界局势应该已经控制住了的执政者们这时候却更加焦头烂额,因为反应在地图上的监测数据显示,丧尸不仅没有减少,反而仍在以极快的速度增加,又有不少城市变成只有丧尸的空城,“丧尸终结者”孤单地躺在地上。各国派出的军队甚至也不断传来全军覆没的消息。研究出“丧尸终结者”的科学家终于明白,这武器虽能毫无疑问地消灭丧尸,却注定要败给人情人心,若要让他自己拿着这把武器去杀掉他那个可爱的女儿,就算是她已变成丧尸,只怕他也是下不去手的。

 

丧尸作战中心的指挥官彻底无可奈何,沮丧地召回了张小玲,之前由于“丧尸终结者”的研发成功和投产,他关闭了张小玲的实验室,现在死马当活马医,只好重新找回她,让她继续她的“丧尸逆转”实验。张小玲一直坚持丧尸只是一种病毒感染,只要找到有效的抗体,就能将已经变成丧尸的人重新唤回他本来的样子。

 

张小玲是个医科大学的博士,虽然实验室被关掉,但其实她一直没有放弃实验,还有几个支持她的同学和她的导师,在她母校的实验楼里夜以继日地研究着各种病毒的效果,用一只她们冒着极大的风险好不容易抓回来的丧尸做实验,所有人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好好吃饭睡觉洗澡了,他们就快把所有叫得出名字的病毒都试遍了,当然还有不同病毒的两两组合三三组合NN组合然而实验室那只丧尸始终不为所动,他不吃不喝不睡不闭眼,被钢筋锁链固定在实验室铁床上,唯一的痛苦大概就是咬不到人,因此他快把自己的下巴咬碎了。

 

张小玲心如刀绞,无数次的失败她也不是没想过放弃,反正这个世界早晚就要完蛋了,不如从楼顶跳下一了百了。但当她站在天台上考虑纵身一跃的时候,她一生敬爱的导师走过来,拍着她的肩膀,指着穿破云层阳光对她说:“看呐,太阳还在升起,活着就要心存希望,不等到明天的太阳升起,你不会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张小玲很高兴,她当时没有跳下去,因为果然在这一天,奇迹出现了,她和同事组合了一个新的配方,给实验室的丧尸注射后到下午时,他黑腐色的皮肤竟然渐渐变淡了,一直鼓鼓的眼睛竟然也慢慢地有了收缩,有一阵觉得他似乎犯困了似的,想要合上眼皮。


张小玲兴奋极了,这微小的进步透过广播、电视、报纸、微博、BBS、各大门户网站传达给全世界的人,让所有人都看见了一线曙光。可惜,只是一线曙光,短短几个小时后,那个生龙活虎的丧尸又回来了。张小玲决定加大配方剂量,再注射一次,这次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记录他每一秒的数值变化。第二天天快亮的时候,各项参数出现了一个峰值,丧尸的眼睛比平时瞪得更大,他的牙回去了一点点,喉咙发出嗡隆隆的声音,好似努力地想要说话,大家兴奋地等待着,像对一个病人而非丧尸,给他鼓励加油。


这丧尸像是拼尽了全身的力气,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张小玲,竟然真的断断续续,反复数次说出一个句子,虽然含混不清,但是张小玲听明白了,张小玲的导师也听明白了,他说:“恨。呜噜噜痛苦。呜呜放我走。”导师不敢置信地看着张小玲。同学们兴奋地手舞足蹈,没有留意到张小玲流下了眼泪转身跑出实验室,一个人跑上天台嚎啕大哭。


导师跟了上来,拍着她的背等她平静下来,才开口问道:“莫非?”张小玲泣不成声:“是的,都是我。那个丧尸不是别人,是我未婚夫。您知道我经历过多少失败的感情吗,直到遇到他我才真的相信,这个世界真的有soulmate,我们是为彼此而生的,他就是我今生全部的幸福。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他,他还这么年轻,他为什么会得骨癌!”导师抱着她,让她趴在肩头涕泪横流,导师犹豫了下,慎重地问:“所以?”张小玲背过身去回答:“所以,在医生宣布他死亡时,我偷偷给他注射了X-细胞转生激活剂我,我真的无法失去他,我知道这是个极密研究,我知道还不成熟,甚至没有经过活体实验但我并不知道,这会把人变成丧尸啊!而且注射时,他也没有任何反应,我以为不过是个没用的尝试而已,谁知道,在灵车去殡仪馆的路上,他竟然从棺材里出来了,咬了车上的人后逃走是我,都是我,这世界变成这副模样,都是我的罪孽。我知道我闯下大祸,没敢跟任何人说,后来就开始出现丧尸的报道,我就想着把他找回来,也许还能找到弥补的办法。说不定,还真的能救回他了,对不对?您听到了对吗?刚才,他,他说话了!我快成功了对不对?”


导师沉默不语,轻轻拍着她说:“我们回去看看吧。”张小玲擦干眼泪,跟着导师下楼走回实验室,同学们奇怪地看着她:“这么激动的时候,你跑哪去了?”张小玲摇摇头:“没什么,太兴奋了,出去冷静一下。那个,怎么样了?”同学叹了口气,说:“你自己看吧,又变回去了。”张小玲看着那个怪物,那个她曾经深爱的人,愿意拿整个世界来换的人,獠牙幽森。导师拍拍她,温和但不容置疑地说:“他刚才说话了,说的什么,你听清楚了对吧?你和我,都听清楚了。”导师递给她,一把“丧尸终结者”,张小玲全身僵硬,木然地接过,同学们都惊呆了,他们的声音在耳边的七嘴八舌地响起来:“你们,这是干什么?不要放弃希望啊!”“他刚才说话了,这不是个好现象吗?我们还可以继续实验啊。”


导师拦着他们,第一次震怒着说:“你们帮小玲抓回的这只丧尸,你们都知道他是谁对不对?你们瞒着我,但你们都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我教你们尊重生命,是尊重生命不是违背生命规律!我教你们要心存希望,是希望不是执念!X-细胞转生激活剂的研究是用于治疗活人的疾病,不懂得接受死亡,算什么尊重生命!”


“砰!”


张小玲扣动了扳机,床上的丧尸灰飞烟灭。这一刻张小玲发现“丧尸终结者”,不仅可以终结丧尸,也终结了自己全部的疲惫,而这些疲惫的消散,却让她觉得困了,应该好好睡一觉。世界明天会怎样,她已无力控制,就先好好睡一觉吧,也许如导师所说,明天的太阳升起时,谁知道会怎样呢?事到如今,最糟也不过是扣动扳机,万籁俱寂。

 

阳光从木头钉上的窗缝里折射进斑驳的影,况晓陶揉揉眼睛从地上爬起来,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怎么睡着的。这些天他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跟况妈的持久战搞得他从200斤的胖子变成了120斤的瘦子,身材还真好了不少,他把况妈绑在床上三次,况妈挣脱了三次;况妈从门从窗户跑出去三次,被他抓回来三次;况妈差点咬到他七百八十一次,他竟然奇迹般的每次都躲过了,这会况妈被他五花大绑在大理石的茶几上,他爬起来时惊讶地发现况妈好似也在睡觉,真的,没有嗡隆隆的喉音,也没有依依呀呀的作势咬人,甚至闭上了眼睛,只有特别正常而均匀的鼾声,她的皮肤也褪去了黑腐色,连那些皱纹都显得特别正常。况晓陶再揉揉眼睛确定没看错,又啪地抽了自己一耳光确定是醒着,而且不仅他醒着,这啪一声况妈也醒了,睁开眼睛看着他,又看看被五花大绑的自己,惊慌地大喊:“你是谁啊!为什么在我家!绑我做什么!救命啊,救命啊!”


况晓陶哈哈哈大笑了起来:“妈,妈,别怕,是我,我是晓陶啊!我这就给你解开啊,太好啦!你真的没事啦!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好的!”况妈不敢相信的:“你是晓陶?胡说!我还没老糊涂呢,你怎么这么瘦了,诶我说你个不孝子怎么把老娘给绑桌上了……

 

一场世界末日的风波,莫名其妙地开始,又莫名其妙地结束了。只有某医科大学实验楼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大概知道这不完全是莫名其妙的一件事。为何X-细胞转生激活剂会造成人体变成丧尸?为何丧尸咬人会造成病毒式变异传播?为何第一只丧尸的消灭会解除其他丧尸的魔障?也许是因为只有第一只丧尸是尸体的变异,而其他丧尸原本是活人,还有太多的未解之谜。张小玲和她的实验team现在隶属于国家安全局,正在进行高度机密的研究,或许,不久的将来他们就会找到能安全攻克癌症的药方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